亚博IM-终于,有纸尿裤品牌“扛不住”压力提价了!

2020-04-09 07:18:21

终于有纸尿裤品牌“扛不住”压力,调价了!

2月17日广州市贝乐熊婴幼儿用品有限公司正式发布一份调价函,针对其旗下产品,包括纸尿裤进行提价,产品单价上涨5%,超出正常运费的部分由顾客承担,调价生效时间一直持续到疫情结束。关于此次调价,贝乐熊在调价通知中这样解释:“受疫情影响,原材料成本上涨,超过公司成本核算的材料价,工人上岗受到限制,工资成本增加,加上物流停运...”种种原因,似乎都在印证着纸尿裤品牌在疫情期间“提价”的合理性。“原材料成本涨了”首先是原材料成本的上涨。谈论这点,还得从无纺布——这一口罩和纸尿裤都得用到的原材料说起。关于口罩、纸尿裤是否用的是同样的无纺布材料,网上也有不同的争论,不过科普并不是本篇文章的重点。但可以肯定的是,口罩的确影响到了纸尿裤所用无纺布原料的价格波动。口罩短缺是疫情发生以来乃至当前,都是一个极为严峻的问题,而造成的口罩短缺最直接的原因是口罩用无纺布原料的供给无法满足。为了应疫情之需,许多生产纸尿裤、卫生巾无纺布原料的企业开始转产,生产口罩用无纺布,这也造成了纸尿裤无纺布原料的不足。供需失衡的结果就是,纸尿裤的无纺布原材料开始出现不同幅度的涨价,以普通无纺布为例,价格上涨了2000-3000元/吨。但即便这样,有些纸尿裤厂家的无纺布原材料已经开始断货,“根本买不到”。成本上涨,甚至更严重的断货,都让企业承受了很多压力,但这还不够。“复工这道坎”复工复产难,成为企业的第二道坎。自2月10后以来,各行业都陆续迎来了复工,不过不同地区、不同行业复工复产的节奏、难度完全不一。有的地方疫情防控的手段在升级,对于复工复产的审批条件极为严苛,除了国家允许经营的的那几类民生行业。就纸尿裤企业而言,尽管纸尿裤在很多家庭都是一种刚需,但显然不属于被允许经营的行列,当然这也因地制宜。以贝乐熊所在的广东为例,复工难所受到的阻力还有另一个来源——员工无法正常返岗。广东是一个劳动输入型省份,纸尿裤企业的员工大都来自外省,也不乏疫情较为严重的省份。无法正常复工,企业自身承担的压力不止有员工的工资成本,还有招工难等问题。笔者注意到,不少纸尿裤企业对设置了对返程员工1000~2000元不等的补贴,在向社会发布的招工启事中,甚至开出5000~7000(保底4500)的“高”薪,来招聘基础岗位的一线员工。能招到人,正常复工复产还好,要是无法复工,每天累计的成本对于企业而言,都是压力。“物流这道关”迈过复工这道坎,你还得过物流这道关。我们注意到很多疫情重灾区,几乎关停了所有物流,即便没有关停的,物流费用也有了近10余倍的涨幅。这何尝不是一个成本呢。此外,我们也了解到,在全国不同省市的母婴店,几乎都出现了相似的“纸尿裤断货严重”的现象,消费者不仅买纸尿裤不分码数,而且已经开始有意识的“恐慌性”囤货。如果疫情持续,物流依然受限,母婴店纸尿裤的断货只是早晚的事。而这种断货,放在消费市场中来看,自然就会造成一种纸尿裤市场“供小于求”的“假象”。这当然也在无形中为品牌的“提价”释放了一个信号。归根结底,造成这一切的元凶还是疫情。疫情打乱了纸尿裤企业正常的生产节奏,“调价”或许也是迫不得已的一种决策,而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当下最重要的是能够正常的复工复产,恢复被疫情所扰乱的秩序。



分享到微信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