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IM-辉山乳业黯然陨落 昔日“首富”今安好?

2020-04-12 23:11:18

辉山乳业的问题不断累积,在实控人及董事长杨凯登顶辽宁首富的2016年,辉山乳业的危机开始引发,杨凯也因此被拽下神坛。2017年3月24日11:30至12:00之间,辉山乳业盘中股价突然直线跳水,总市值由前一日的约377亿港元,跌至不到57亿港元。此后,辉山乳业停牌至今。

曲终人散。昔日“辽宁首富”杨凯旗下的辉山乳业,如今在资本市场上黯然陨落。

18日晚间,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将自12月23日上午9时起,对辉山乳业(06863.HK)的上市地位予以取消。

两年多前,辉山乳业股价遭遇闪崩,约300亿元市值在半个小时内灰飞烟灭,此后一直停牌,直到如今被强制退市,公司高管也离职殆尽,仅剩杨凯一人。昔日光芒不在,令人唏嘘。

近日,上证报记者走进辉山乳业的厂区,进行了一番探访。

惊魂一日

辉山乳业匆匆走完资本市场之旅,实非偶然。

危机肇始于2016年底,彼时,沽空机构浑水连续发出沽空报告,直指辉山乳业“造假”,比如虚假宣称苜蓿草全部自供来夸大利润率、部分牧场涉嫌资本支出欺诈、实际控制人可能偷漏上市公司价值至少1.5亿元资产等。沽空报告还称,即使公司财务没有造假,但也似乎处于违约边缘,因其杠杆过高。另外,辉山乳业大部分股份已作为贷款之抵押品,若借款人无法支付保证金,则长期持有人将面临重大风险。

虽然,辉山乳业极力澄清,对浑水报告进行了逐条批驳,否认了一系列指控,认为浑水的指责毫无根据,但是浑水的沽空报告,揭开了危机的冰山一角。

不久后,真正的危机到来,压垮辉山乳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出现——极度紧张的资金链。

2017年3月23日下午,辽宁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主持召开一次特别的紧急协调会议,会议的主题便是围绕辉山乳业的债务问题。70多家辉山乳业的债权人,包括23家银行、10余家融资租赁公司等机构参会,金融债权预计至少在120亿元至130亿元。辉山乳业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杨凯承认公司资金链断裂,但称公司将出让部分股权引入战略投资者,并通过重组在一个月之内筹资150亿元,以解决资金问题。

次日早间,消息走漏,辉山乳业二级市场的股价断崖式下跌。回顾惊魂时刻:2017年3月24日11:30至12:00之间,辉山乳业盘中股价突然直线跳水,以近乎90度的角度掉头向下,同时成交量也快速放大。约25分钟后,公司股价从2.80港元附近快速跌至最低0.25港元,盘中最大跌幅超过90%。此后5分钟,公司虽股价略有回升,但至中午12时早间收盘,仅报收于0.42港元,较前一日收盘价2.80港元跌去85%,整个上午的成交金额达4.53亿港元,创下了自2015年10月以来的新高,当天合计成交量达到7.79亿股,换手率为5.78%。

以总股本134.76亿股计算,辉山乳业的总市值由前一日的约377亿港元,跌至不到57亿港元。此后,辉山乳业停牌至今。

这惊魂一日,也是辉山乳业在资本市场上的最后一个交易日。

强制退市

12月18日晚间,辉山乳业亦发布公告称,公司被港交所取消上市地位,即强制退市。

在这之前,辉山乳业曾试图通过重组来渡过这一“劫难”,但最终无功而返。

2017年3月27日,即辉山乳业停牌后的第三天,港交所上市部认为,公司并未符合《上市规则》第13.24条有关拥有足够业务运作或资产的规定,故根据《上市规则》第17项应用指引将该公司置于除牌程序的第一阶段。

2018年9月27日,辉山乳业进入除牌程序第二阶段。

今年2月8日,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现有的内地管理层向管理人提交了涵盖83家中国附属公司的重组计划,如果完全照该计划实施,83家中国附属公司资产将从集团中划分出来,注入到新成立的公司。

两个月后,今年4月,辉山乳业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由于以银行为主的普通债权人与有财产担保债权人反对比重超过50%,《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八十三家企业重整方案草案》在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上被否。

5月3日,辉山乳业进入除牌程序的第三阶段。此后,有消息称,伊利乳业或将以15亿元入主辉山乳业,成为后者新的重组方。随后,伊利方面作出回应:“项目还在商谈中,还存在不确定性。”

不过,这一可能挽救辉山乳业的重组计划,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12月18日,港交所表示,直至11月15日辉山乳业除牌程序第三阶段届满前,公司并没有提交任何复牌建议。因此,港交所决定取消该公司股份在港交所的上市地位。

再过几日,即12月23日,辉山乳业将正式告别港交所,在资本市场上收起最后的余辉。

“首富”安好?

曾几何时,辉山乳业被视为港股市场的优质公司之一。

2002年,时年45岁的杨凯,带着对家乡品牌的热爱,开始了辉山乳业的经营管理和战略规划,开创了“自营牧场”模式。

2013年9月27日,辉山乳业在港交所上市,募资金额超百亿港元,市值一跃成为海外乳业上市公司的前三甲。

2014年10月8日,辉山乳业和荷兰乳业巨头皇家菲仕兰有限公司(美素佳儿)宣布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运营完全垂直的婴幼儿配方供应链。

表面上看来,一切都很顺风顺水。2015年,杨凯凭借140亿元的身家,跻身胡润百富榜上的沈阳首富。次年,杨凯则以260亿元身家,跻身胡润榜第66位,一度成为辽宁首富。

但水面之下,则暗流汹涌,辉山乳业的问题在不断累积,光芒也在逐渐暗淡。在杨凯登顶辽宁首富的2016年,辉山乳业的危机也开始引发,杨凯也因此被拽下神坛。

2017年11月,杨凯因未履行法院判决被辽宁省盘山县人民法院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相关信息显示,因为沈阳乳业、辉山乳业集团欠借款人锦万鑫汇商贸有限公司1300万元,杨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但因其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因此被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伴随辉山乳业陨落的,是曲终人散。辽宁沈阳辉山经济开发区辉山大街99号,是辉山乳业的原办公地址。上证报记者独家探访发现,该厂区已遭废弃。一场冰雪之后,这里厂区荒芜人迹,更显破败萧瑟。

此外,辉山乳业的高管也陆续离职,仅剩杨凯一人。据工商登记资料显示,辉山乳业集团(沈阳)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仍为杨凯。

辉山乳业集团(沈阳)有限公司位于辽宁沈阳的虎台石大街120号。上证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厂区生产仍在继续,不时有运输车辆进进出出,似乎并未受强制退市消息的影响。

作为当地人最熟悉不过的乳制品品牌,辉山仍然难被市民割舍。一位市民告诉记者,虽听闻辉山乳业强制退市的消息,但自己还一直买辉山的产品,“前两天还刚买了一箱。”

辉山奶粉招商专区
辉山奶粉招商专区


分享到微信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